当前位置: 万博体育app > 万博体育app > >

唐大大肉夹馍一个海归的老汤梦(组图)

时间:2020-11-1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在它的发源地之一,陕西西安,有一条用于接待海内外游客的小吃街--回民街。自街头到街尾,十余家商铺以售卖肉夹馍为生,这其中,有百年老字号的连锁,也有推简陋小车的商贩,

  在它的发源地之一,陕西西安,有一条用于接待海内外游客的小吃街--回民街。自街头到街尾,十余家商铺以售卖肉夹馍为生,这其中,有百年老字号的连锁,也有推简陋小车的商贩,生意好的,队伍往往排的很长。

  投资界最新消息显示,这个看似寻常无奇的地方小吃,近日却在一个陕西团队手中有了新玩法,且拿到了数百万的风险投资。不是餐饮连锁,也不是老字号进京,而是将肉夹馍爆品化、标杆化,作为外卖平台的明星产品,通过网络订餐渠道,成为更多人的选择。未来,陕西肉夹馍还将作为中国的明星,通过华人世界,在西方饮食界,作出更多建树。

  张卫凤是一个互联网老咖,在硅谷科技圈沉浮多年,最终选择北京开启创业之路。他自言自己是个资深老饕,虽然不比蔡澜靠吃和靠写吃成了大家,却也是在报纸杂志发过美食随想的。

  张卫凤最受关注的一篇文章,正是与孤独和肉夹馍有关。他曾经说,每一天快节奏的生活结束后,人总会产生难以抑制的孤独。他并不喜欢觥筹交错的餐馆,去大街小巷寻找小食的兴趣与好奇心,也成为生命里的一种乐趣。

  在美国,寻找肉夹馍,如同寻找知音一般。曾经碰到过几家不错的小馆,也打包过肉夹馍给自己的外国同事品尝。看到他们用刀叉切饼,自己搭配生菜,如同吃汉堡、披萨一般的方法,心中快意,也有许多想法。

  张卫凤说,从西安到美国再到北京,他常会在一些小餐馆观察周围那些食客。他发现许多人在进餐中,并不会过多与邻座交谈与分享,往往还会独自前行。在“处置”面前食物的十几分钟里,面部表情时而惬意时而漠然,享受食物,选择食物,让人充满决定权和主宰权,也赋予了每人一个做“独裁者”的机会。

  当张卫凤来到北京,看到许多白领,许多同样受快节奏生活困扰的人们,正在逐渐选择外卖作为自己的餐饮通路,而不是拉帮结伙去外面进餐时,这除了是互联网带来的便利,其实也是人情感需求的一种走向。

  作为产品线的大拿,老师傅朱宇斋在唐大大有着镇山之宝的魅力。小工切黄瓜丝、胡萝卜丝,朱师傅会指出宽细与色泽的问题。摆放凉皮时,朱师傅会指点叠放的层次。连浇辣椒油的手法都有讲究,在空中抛起一个35度的弧线,不会外洒,又最均匀。

  在被请到唐大大前,朱师傅也是个美漂族。祖籍陕西,几代的手艺,原本在西安老巷经营2家门店,儿子的同学去美国开餐馆了,求了老爷子几次,终于说动他去了唐人街。

  然而,在美国一年多的日子,朱师傅的手艺得到了认可,来专门吃他馍的人也有很多,老爷子却总有些失落。

  “他们只是把肉夹馍当做汉堡包的一种改良,并没真的读懂这门手艺的精髓。我们那一辈人,打馍的功夫都是祖传的,擀面杖一定要纺锤型,面一定要凌晨醒发,新馍要用陕西草叶的麻纸来保存,外国那套做快餐的思路根本不懂。”

  在张卫凤第十二次前往那家美国肉夹馍餐馆,带着从国内刚刚运到的一张秦腔脸谱给朱师傅后,老人决定开始人生中的第二次“走出”,去北京,加入唐大大,做一个民族化,互联网化的全新肉夹馍品牌。

  都够远了,再回去到北京,实在折腾不起。他就每天都来吃肉夹馍,说喜欢我做的潼关馍,比白吉馍更脆,又跟我说了他的想法。他说自己是多顾茅庐,我是挺喜欢他们这几个年轻人。懂行,起码分得清猪前腿和猪后腿的肉质差异。科技过滤水洗面这种想法也不错。我觉得做食品的人,诚意和良心很重要。”

  从一个孤独美食家的愿景,到一个老师傅的初心,唐大大总说自己是一只有梦想的肉夹馍。他的梦想是成为陕西肉夹馍里的爆品,成为中华小吃里的爆品。在企业初创阶段,很多品牌都会通过疯狂的促销和优惠在吸引用户,然而,创办企业总会需要盈利,量与利长期不相匹配也是品牌无法走得长远的因素之一。

  做一个有正宗口感,有内涵的产品是唐大大的第一步,在产品稳定与标准化后,依旧能让利消费者,做到性价比最高,唐大大要做的正是把为餐饮业层层加价的环节一一颠覆与去除。或许是采购源头的标准化,或许是师傅的稳定或许是互联网减轻的线下经营压力。

  “现在的唐大大正如那只中间刚切开口子的馍,剁碎的腊汁肉和青椒都在不断进驻,然而能代表我们特色的那一勺浓郁的卤肉汤,是一定不会变的。